这位公安副部长,是灭杀中医药的刽子手!

 驾驭美好   2024-04-06 16:04   8762 人阅读  0 条评论

来源:风雨

图片


风雨公众号经常提及“中医黑”、“幕后势力”、“打压、灭杀中医药”,这些都是泛泛而论。但种种针对中医药的罪恶行为,总有具体的人在背后指挥、操盘,究竟是什么样的人呢?
作为自媒体人,无从调查,也没法直接探究。但是通过反复探讨,综合内外各种消息,管乐团队终于搞清楚了一个人。这个人就是灭杀中医药实权最大、最直接的刽子手!
这个人叫做刘跃进。
3月18日,据中纪委国家监委网站消息,第十三届全国政协委员刘跃进(副部长级)涉嫌严重违纪违法,目前正接受中央纪委国家监委纪律审查和监察调查。

图片

管乐团队对这位副部级高官进行了深入的挖掘和研究。确定、一定以及肯定,他就是打压中医药,以及侯静案背后最有实权(没有之一)的黑手。如果牵涉到更高职务的人员,则是近亲属的问题,不是官员本人的问题。
那么这位刘跃进究竟是何许人也?有什么履历呢?
公开报道显示,刘跃进1959年1月出生,湖南宁远人,曾长期在公安禁毒领域任职,是公安部首任反恐专员,此前担任公安部党委委员、反恐专员(副部长级),副总警监警衔。
主流媒体对刘跃进的报道如下:
他最早在天津市公安局工作,后出任副局长。之后,刘跃进调任公安部,先后出任公安部禁毒局局长,国家禁毒办常务副主任,国家禁毒委副主任兼国家禁毒委办公室主任等。2015年12月,时任公安部部长助理刘跃进出任副部长级的公安部反恐专员。当时是公安部在部领导班子中首设反恐专员一职,刘跃进是首任反恐专员。
在担任反恐专员的同时,刘跃进也一直是国家禁毒委副主任,曾领衔侦办轰动一时的“湄公河10·5案”。
2011年10月,东南亚缅泰边境的“糯康集团”制造“湄公河10·5案”,杀害“华兴号”和“玉兴8号”两艘货船的13名中国船员,时任公安部禁毒局局长刘跃进出任专案组组长。办案期间,刘跃进多次亲临现场,与老挝、缅甸、泰国等湄公河流域周边国家协调磋商,最终成功将首犯糯康带回中国。2012年9月20日,“105案”开庭审理,11月6日糯康被判处死刑。
刘跃进还曾组织侦办过多起大案要案,包括1995年天津“白宫酒楼”凶杀案,“蔡爱山跨国制贩冰毒案”等。
图片

以上全部源自主流媒体报道,几乎都在为刘跃进评功摆好,好似纪委调查刘跃进是一桩冤案一般。

图片
所有主流媒体都没有提及刘跃进为什么出问题。因为他们全都忌惮这个话题。
实际上,自2019年开始,刘跃进主管的工作,根本不是什么“反恐”,而是主持“昆仑”行动。所谓昆仑行动,即公安部会同有关部门深入开展集中打击食品、药品、生态环境安全犯罪的行动。
根据内幕消息,现在可以明确,刘跃进就是在这个行动中出了问题,制造了不少冤假错案。其中最为国人关注的,就是侯静案。
如果单纯就工作的错误而言,那就是把昆仑行动扩大化了,类似于当年搞革命的时候搞的“肃反扩大化”。把打击犯罪的活动变成了打击无社会危害者的活动。但如果仅仅是工作上的错误,那也只能是认识上有偏差,执行上变形走样,最多免职走人就完事。
但刘跃进的问题显然并不这样简单。中纪委通报指出:刘跃进涉嫌严重违纪违法。这就明明白白地昭示,刘跃进涉嫌腐败问题,进一步甚至可能涉及严重犯罪。
鉴于昆仑行动每年都还在搞,情况错综复杂,本文不便对这个行动进行深入评论。
但就刘跃进个人而言,其所作所为,实际是一种“低级红、高级黑”。某些案子被假借“严打”的名义,给搞歪楼了。其它的案子我们不多说,就只说说侯静案。
公安部 2022 年初发布新闻,将侯静案列为公安部督办的八大假药案之一。然而这明显是一桩天大的冤案。
在公安部发布的新闻稿中,将侯静案描述为“侦破一起使用降糖类西药等非法制售抗癌药案”,这完全是构陷。实际上,侯家从来没有利用降糖西药“制取”抗癌药,在庭审中,检察院没有采纳这一指控,一审法院判决书亦没有描述这一指控。可见,公安部的通报描述完全是无中生有。其下级报上来的材料,就是有意的构陷,欲置侯家于死地。
笔者颇为怀疑,被列为公安部八大案件之一,也是黄岛法院下死手重判侯静一家的重要原因。他们认为有公安部背书,就可以肆无忌惮地陷害侯静一家。
一方面以刘跃进为首的变质分子,强令采用无所不用其极的手段打击中医药;另一方面则是以青岛黄岛公安局付某为代表的公安人员,迎合上级的指令,对侯家极尽构陷之能事。于是便生成了共和国历史上绝无仅有的、最为恶劣的打击中医药案。
管乐团队当时就认定,公安系统内部存在蹊跷,认为黄岛公安是构陷侯静一家的首恶,于是将这个观点呈报给上面。最终挖出刘跃进这只大老虎,不排除上面就是参考了管乐团队的观点,顺藤摸瓜,而将大老虎拿下。
图片

图片
侯静案被网络广泛曝光之后,司法机关对于假药案的立案标准大幅提高。要求有真凭实据,表明假药确实存在质量问题,确实对人体造成了危害,或者确实存在危害人体的成分。绝不允许像侯静案这样,无中生有,随便捏造某种概念就将全家人抓起来判以重刑。
这表明当初刘跃进主持打击食药环犯罪的昆仑行动时,就掺有水分。不排除此人一开始就受到某些势力的操控和指使,故意使坏,把打击犯罪的行动,歪楼成帮助利益集团扑灭竞争对手的行动。
事实上,关于环保问题,现在有不少政策也发生了变化。比如原来不允许烧秸杆,现在全国各地普遍都允许了。
图片
但我们不能因此全盘否定昆仑行动。毕竟食品药品环境问题,确实非常重要,打击相关的犯罪是必要的。
问题在于,敌对势力很可能趁机钻空子,操控某些关键人员,将有关的行动异化为破坏行动。以侯静案而言,某些势力不仅操控了刘跃进这样的高级官员;黄岛公检法的不少基层人员,恐怕也受到了利益集团的腐蚀和操控。


他们采用低级红、高级黑的手法,真案里面混杂着假案,比如九个真案里面夹杂着一桩假案,甚至夹杂的比例更高,把整个形势搞得鱼龙混杂,真假难辩。

所以现在不得不重新强调人民至上、以人民为中心的理念,要求首先从老百姓朴素的感情出发看问题,尊重老百姓对于生命和健康的自主选择权。从这个角度看问题,许多事情便迎刃而解。刘跃进这类笑里藏刀的破坏分子便无处隐身。


类似刘跃进这样的杀灭中医药的刽子手、吹鼓手还有很多,调查刘跃进只是刚刚开始。在“以人民为中心”这个照妖镜之下,相信隐藏得很深的破坏分子将会一 一被铲除。


 发表评论


表情

还没有留言,还不快点抢沙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