能够把《决议》作为评价“文革”的标准吗?

 驾驭美好   2024-05-05 20:53   105273 人阅读  11 条评论

  作者:郝贵生  写于2016年05月16日

  在“5.16”通知发布50周年之际,《人民日报》及其子报《环球时报》相继发表文章《以史为鉴是为了更好前进》(署名任平)和《“文革”已被彻底否定》(署名单仁平),基本观点就是重弹文革被彻底否定的老调。两篇文章的理论依据就是邓小平认识和1981年那个《决议》,如任平文中说:“1980年8月,邓小平同志两次会见意大利记者法拉奇,以坦荡的历史胸襟和客观鲜明的政治态度回答了当时国内国际都非常关注的中国共产党对毛泽东同志和‘文化大革命’的评价问题。一年后,党的十一届六中全会通过了《关于建国以来党的若干历史问题的决议》,对新中国成立以来的一系列重大历史问题作出正确结论,彻底否定了‘文化大革命’和‘无产阶级专政下继续革命的理论’,实事求是地评价了毛泽东同志的历史地位,充分论述了毛泽东思想作为党的指导思想的伟大意义。”单仁平文中说:“中共中央1981年《关于建国以来党的若干历史问题的决议》,对‘文革’作出彻底否定的权威定性,从那时起,几代中共领导人都坚定维持了《决议》的结论,党的所有正式文献也都未出现过任何异议。彻底否定‘文革’,不仅是全党上下的认识,而且应当说是中国社会整体上相当稳定的共识。”那么这里就涉及到一个根本问题,究竟领导人的讲话和会议《决议》是真理的根本标准,还是实践是检验真理的根本标准呢?

  我想人民日报的这两位大作者一定会知道当初那个《决议》出笼的整个过程吧!彻底否定文革实质是从1978年那场所谓“真理标准”大讨论开始的。关于文化大革命的定性问题,毛泽东和党的八届十一中全会、党的九大、十大政治报告都给于了充分的肯定。邓小平、胡耀邦等人为了否定毛泽东的论述和九大、十大报告,搬出了“实践是检验真理的唯一标准”的武器,以他们心中的所谓“实践”彻底否定了文革的基本理论和实践。应该说,实践是检验真理标准思想确实是马克思主义的基本观点,强调毛泽东思想和文化大革命的理论、实践最终要经过实践的检验也是正确的。但是这场所谓“真理标准”的大讨论有两个要害性问题。一是他们把马克思主义的真理标准思想歪曲为“实践是唯一标准”,完全否定被实践证明了的科学理论在论证新的认识正确与否的重要作用。二就是歪曲马克思主义的“实践”概念,不是用人民群众的实践活动特别是阶级斗争的实践作为检验真理的标准,而是用文革中受批判的邓小平一类人和部分知识分子的个人遭遇的“实践”以及文革中别有用心之人挑起的打砸抢、武斗事实等枝节、现象的所谓“实践”作为检验文革理论的标准。这不是马克思主义的真理标准思想,而是打着马克思主义旗号反马克思主义的主观唯心主义的真理标准思想。依据这种所谓“实践是真理标准”思想不可能对在中国共产党历史、中华人民共和国历史和世界社会主义运动发展史上规模如此之大、参与人数如此之多、涉及范围如此之广、影响如此之深的文化大革命做出出科学、深刻、准确的的结论来。

  既然邓小平及《决议》的通过者反对所谓“两个凡是”思想,反对毛泽东讲话和党的九大、十大政治报告是真理的标准,主张“实践”是真理标准,如果按照这种思路,人民日报这两篇文章就不应该重复当年当政者所批判的也把领导人讲话和《决议》作为判定真理与否的标准。既然当时说,把毛泽东的话当做“两个凡是”是错误的,那么为什么今天又把邓小平的话和81年那个《决议》也当做“两个凡是”,当做句句是真理,并以此作为真理的标准呢?由此能够推论出科学的结论吗?况且邓小平对文革有两个根本对立的评价,是把他翻案之前的言论作为标准,还是翻案之后的言论为标准呢?所以这两篇文章的要害问题就是原封不动完完全全照搬那时当政者所批判的那种所谓“唯心主义”的思路和思维方法。由此想到1976年当时给“四人帮”定的罪名是“破坏无产阶级文化大革命”、“猖狂反对毛主席为首的党中央”、“丧心病狂地迫害毛主席。”“肆意篡改毛主席关于无产阶级专政下继续革命的伟大理论,篡改党的基本路线,蓄意颠倒社会主义历史阶段的敌我关系,从思想上、政治上、组织上推行一条极右的反革命的修正主义路线。”“阴谋推翻以华国锋同志为首的党中央,实行反革命复辟,妄图使马克思主义的中国共产党变为修正主义的党,使我们的无产阶级专政变为资产阶级法西斯专政,使社会主义的中国重新沦为半殖民地半封建的国家。”“他们是地主资产阶级在我们党内的典型代表,是蒋介石国民党在我们党内的典型代表。他们的社会基础是地富反坏和新老资产阶级。他们的一切罪恶活动,都是由他们的反动阶级本性决定的。”但是仅仅过了两三年,这些人自己就抽自己的耳光,完全否定他们自己的结论。而实践证明上述罪名扣到他们自己头上才是地地道道的名符其实。今天,人民日报个别人在论证方法上又重施出尔反而的伎俩,完全暴露了其作者如此荒谬的立场、实用主义的方法和低下的理论素质。

  坚持马克思主义的“实践是真理标准”思想是完全对的。但如笔者一再强调,第一,马克思主义的实践标准思想是“实践是检验真理的根本标准、最终标准”,而非唯一标准。马克思主义从来不否认实践检验过的理论在说明新的认识是否是真理的重要作用。毛泽东在《实践论》谈到这一问题时说:“许多自然科学理论之所以被称之为真理,不但在于自然科学家创立这些学说的时候,而且在于为尔后的科学实践所证实的时候。马克思列宁主义之所以被称为真理,也不但在于马克思、恩格斯、列宁斯大林等人科学地构成这些学说的时候,而且为尔后革命的阶级斗争和民族斗争的实践所证实的时候。”注意!毛泽东说明自然科学和马克思主义是真理时用了“不但……,而且……”,而非“不是……,而是……”,说明一种新的认识、理论提出时,如果有大量事实为科学依据,有被实践检验过的理论做理论依据,又经过严密的逻辑推理,是可以断定新的认识是真理的,它与最终要经过实践检验是统一的、相辅相成的,而非绝对对立。第二,马克思主义所讲的“实践”是人民群众的实践,特别是阶级斗争的实践。毛泽东这里讲的特别清楚,是为“尔后的革命的阶级斗争和民族斗争的实践所证实”,而非反革命的实践,非阶级斗争对象的的实践,非少数人胡作非为的实践。中国共产党人的土改理论和实践,能用作为土改对象的地主、富农的所谓“实践”的经历、感受作为检验真理的标准吗?因此笔者认为,1978年的那场所谓“真理标准”大讨论的错误一是根本歪曲了马克思主义真理标准思想。二是根本否定经过实践检验过的马克思主义基本理论在论证毛泽东文革理论中的重要作用。三是用文革的批判对象即走资派的“实践”和宋彬彬、陈小虎、马晓力等人的打砸抢、斗老师等“实践”检验文革理论。依据这种错误的真理标准理论及错误的实践做出的81年那个《决议》怎么能够是科学的结论呢?把这种荒谬的结论继续拿来作为判断文革是非的依据,进行逻辑推理,仍然是荒谬的结论。

  任平和单仁平的这两篇文章也谈到“实践”,如任平文章说:“这个决议对‘文革’的政治定性和原因分析,经受住了实践的检验、人民的检验和历史的检验,具有不可动摇的科学性和权威性。”单仁平文章中也例举改革开放以来的所谓“实践”事实。《决议》果真经受了“实践的检验、人民的检验和历史的检验,具有不可动摇的科学性和权威性”吗?

  不可否认,中国近40年来经济发展确实取得了巨大成绩。但共产党人的追求目标绝不仅仅是经济的发展,而是经济、政治、文化的全面发展,是社会主义所有制和政权的进一步巩固,是共产党人的理想、信念、为人民服务意识和人民群众民主意识、素质、能力的不断提高。但任何一个稍有政治头脑的人必须正视的客观事实是,这40年是私有化和市场化改革的40年,是经济畸形发展的40年,是封建主义、资本主义各种剥削阶级意识形态大泛滥的40年,是各级官员腐败愈演愈烈的40年,是马列主义、毛泽东思想受到非议和边缘化的40年,是我们党、军队、共和国的缔造者也是中华民族最杰出最伟大的领袖和英雄毛泽东受到诽谤和攻击最严重的40年,是诋毁和污蔑英雄的历史虚无主义泛滥的40年,是全党和思想理论界马列主义理论素养下降的40年,是整个社会理想、信念逐步丧失的40年,是社会各个领域是非、善恶、美丑观念扭曲、颠倒的40年,是邪气压倒正气的40年,是拜金主义、物欲横流的40年,是物价飞涨的40年,是贫富差距越拉越大的40年,是少数人暴富形成庞大的既得利益集团的40年,是汉奸卖国行为愈发猖狂的40年,是整个民族道德行为滑坡堕落的40年,是国民素质特别是领导干部、知识分子素质急剧下降的40年,是人民群众更加怨声载道的40年,是官民对立、警民对立欺压老百姓的40年,是对外交往骨气丧失、愈加软弱的40年,是各种社会矛盾越来越尖锐的40年,是共产党和人民政权逐步变质变色的40年,是人民当家做主的民主权利逐步被剥夺的40年,是生态和社会环境愈发严重的40年,是整个中国逐步殖民化的40年,是两个阶级、两条道路斗争空前尖锐激烈的40年,……。以这样的“实践”事实检验《决议》,《决议》究竟是真理还是谬误,不是昭然若揭了吗?何为“不可动摇的科学性和权威性”呢?

  任平文章《以史为鉴是为了更好前进》题目非常好!但对“史”要有一个科学正确的评价。不正确的评价,怎么能起到“鉴”的作用呢?如果按照这两篇文章对文革的评价,绝对起不到“鉴”的作用,而且还会继续沿着错误的道路顽固不化滑下去,毛泽东以及无数革命志士英勇奋斗、流血牺牲奠基的中国的社会主义伟大事业将最终丧失殆尽!实践证明,文革是中国共产党人绝对绕不过去的坎。“反思文革”、“质疑决议”完全是有必要的。但“反思”、“质疑”的武器不是普世价值,更不是少数人暴富和为非做歹的实践,而是马克思列宁主义、毛泽东思想,是人民群众的生产斗争、阶级斗争和科学实验活动。笔者坚信,我们党迟早也一定能够给于毛泽东亲自领导和发动的文化大革命真正实事求是的评价。人民是历史的创造者,也是历史评价的主体。越来越多的人民群众自觉参与到纪念毛泽东诞辰、去世活动特别是纪念文革五十周年的活动正是人民群众逐步觉醒,正是自觉行使党章宪法赋予的民主权利,正是自觉做社会主人的具体表现,是历史发展的不可逆转的潮流。人民日报这两篇文章及于幼军、马晓力等人企图阻挡这股潮流,就如同毛泽东词中所说:“小小寰球,有几个苍蝇碰壁。嗡嗡叫,几声凄厉,几声抽泣。蚂蚁缘槐夸大国,蚍蜉撼树谈何易。正西风落叶下长安,飞鸣镝。”最终一定会被真正的中国共产党人和人民群众前进的历史车轮碾得粉碎!

NEXT:已经是最新一篇了

 发表评论


表情

 评论列表

  1. 访客
    访客  @回复

    真正的共产党人当不了政且这样的人太少了好像再来一次文革能扭转乾坤

  2. 访客
    访客  @回复

    邓言阳奉阴违,决议颠倒黑白,根本不配做标准。

  3. 访客
    访客  @回复

    当年毛主席要邓小平对文革评价,他不是说过:“我是桃花源中人,不知有汉,何论魏晋?”,毛主席逝世后,为什么彻底否定文革?难道此时不是“桃花源中人了?”,由此可见此人,从来就是个阴谋家,他的所作所为上不得台面,是时候揪出来审判了。

  4. 访客
    访客  @回复

    face_36 face_36 face_36 face_36 face_36 只有撤销81版《决议》,才是真正的拨乱返正!

  5. 访客
    访客  @回复

    说得好!终于有笔杆子出来替毛主席说话了,替主流是正确的文化大革命说话了。评判正确,条理清晰。
    我们人民群众认同的马克思主义的社会主义就是人人平等,精神和物质上的平等,是国家主导的十四亿人民的平等,不是小范围的共同分享。
    再说白一点,要毛泽东时代的那种上下不超过十倍的收入平等。
    反对那种所谓为了调动积极性,让数人得利的“平等”。

  6. 访客
    访客  @回复

    邓本身就不是个好人。

  7. 访客
    访客  @回复

    板凳 地板 4楼 face_36 face_36 face_36

  8. 访客何超质
    访客何超质  @回复

    复辟者得逞!但终究会成为“历史罪人”,信不信由你,我是坚信的!! face_01 face_01 face_01

  9. 访客
    访客  @回复

    以子之矛攻子之盾 face_36 face_36 face_36 face_36

  10. 访客
    访客  @回复

    三千多个腐稗粉籽做出的任何结论都经不起时间的考验。

  11. 访客
    访客  @回复

    如果当年李自成能够坚守初心,以一己之力阻碍几千个刘宗敏牛金星腐稗,那么大顺朝也许能延续五六十年甚至几百年,但是,李自成死后,一定会被刘宗敏和牛金星鞭尸,最少会被刘宗敏雇佣的一大批文痞造谣污蔑抹黑泼脏水几十年。李自成一定会背上砖制、毒柴等黑锅。